AKTK

❗all叶不带周叶,不喜勿进❗
👍关爱冷cp
💯主食韩叶&伞修

【all叶】头牌和他的客人们 下

拖拖拉拉写完了,欢迎捉虫

前文戳我头像



7


经常来店里的客人都知道叶修是个没什么职业意识的牛郎,他不会刻意讨好客人,不会引导客人过度消费,不会和客人有太多肢体接触,甚至有时他和客人都不会说太多话。


能不能博到叶修一笑都看叶修的心情,他心情好时,会陪你聊任何你想聊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甚至会惊讶于如此博学的人为什么会做牛郎;他心情不好时——其实他心情大都很好——就会叼着根烟,似听非听的心不在焉,但你问他“你有在听吗?”的话,他又能准确地复述你刚才说的话。


即使如此,叶修依然是个全城有名的头牌牛郎。


有人听闻叶修的事后不相信会有这种人,特意跑到店里来看一看这位神奇人物,不久叶修的常客便又多了一位。


楼冠宁便是这样一位。


楼冠宁心里是不认为一个小小的牛郎能有什么能耐的,传闻越神,他越觉得扯。


所以当他见到叶修第一眼后,他听到了自己内心一直以来坚持的想法破碎的声音。


稀里哗啦的,碎得特别彻底。


他被那双眼睛盯着,明明是那么没精打采的眼神,却好像从头到脚把他看穿了。他抖了抖身上的鸡皮,觉得慵懒地窝在沙发上的那个人有种魔力似的吸引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要把他吸进去,让他瞬间忘记了原来准备好的开场白。


可他心里还是不服气的,回过神后就立刻邀请叶修来一把游戏,他心想就算叶修无所不知也不可能在游戏上有多大造诣吧,因此早已准备好在游戏里教叶修做人。


哪知五分钟后他被叶修教了做人。


“大神!”楼冠宁当场跪地,“大神,再来一局!”


叶修笑着伸出一只手,对着楼冠宁脑门弹了一下:“下次吧。”


楼冠宁捂着脑门,直愣愣盯着那只美到惊心动魄的手,心知,自己怕是逃不过这个人了。





8


陈果这家店里当然不止叶修一个牛郎,还有几位质量很不错,包荣兴便是其中质量上乘的。


经常和包荣兴来往的客人都叫他包子,也都知道他原本是网吧看场子的,偶然被陈果看中后稀里糊涂就来当了牛郎,而且业绩一路飞涨,一直涨到了第二——第一常年被叶修霸占。


包荣兴能被老板娘看中也不是无理由的,他生的好看,脸部轮廓很是精致,身材高挑壮实,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有时也会接模特的工作,说是店里的门面也不为过。


就是脑回路有点神奇。


包荣兴来到店里第一天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迅速认了叶修当老大,快到叶修表情还没调整好,一脸刚睡醒的迷茫样子就莫名其妙多了个小弟。


包荣兴对此的解释是:“进门的时候看到门口的榜单上第一名叫叶修,肯定很厉害!”


从此叶修的客人们的噩梦开始了。


只要和叶修有一点近距离接触,哪怕只是给叶修点个烟,都会看到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充满压迫力,眼睛发光似的看过来,像极了狩猎中的狼,却不接近,只是给予远程警告。


吓得叶修的客人们很长一段时间不敢来店里。


叶修却丝毫没有察觉,甚至在思考难道是最近社会经济不景气,客人没钱了?


看穿了一切的陈果对包荣兴进行了深度思想教育,无果。


“你去跟包子说去,我的话他不听。”陈果搬出了叶修。


叶修也知道了怎么回事,深知自己撇不开关系,只能叹了口气,挠着头去找包荣兴。


“包子,对客人不能那么凶,要态度好点。”叶修语重心长地说。


“可是老大,他们离你那么近,太危险了。”包荣兴很是委屈。


近吗?叶修想了想,就点个烟的距离哪里近了?


倒是没注意到点烟时快贴上去的脸。


“可是你这样把客人都吓跑了,我们不是做不了生意了?”叶修道。


包荣兴“唔”了一声,似乎是在思考,然后道:“那老大,我来给你做个标记吧,这样就不怕别人靠近了!”


“标记?”叶修一愣的功夫,就感到眼前一片阴影打下来,嘴唇上一痛,眼前包荣兴放大的脸显得更加英俊,眼里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平日总是带着明朗的笑意,此时却有着些隐藏在表面下的凶意。


反应过来的叶修第一个想法是,这孩子不愧是看过场子的,随即才意识到自己被这个看场子的啃了一口。


舔了舔嘴唇上的血,嘴里的铁锈味越来越浓,叶修看着眼前这个又变回平时状态的小弟,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总不能告诉他这是他的初吻吧。




9


第二天韩文清看到叶修破了的嘴唇时脸黑得周围半径五米以内的人都不敢靠近。


“怎么弄的。”韩文清语气凶得很,手上动作却很轻柔,慢慢摩挲着叶修的嘴唇,生怕弄疼了叶修似的。


“自己不小心咬破了。”叶修耸了耸肩。


韩文清用“接着编”的眼神看了叶修一眼,却也没追问,依然轻轻揉着叶修嘴唇。


叶修最初还能一动不动地任他揉,慢慢地嘴唇被揉的又麻又痛,还有一丝酥麻的怪异感觉让叶修感觉很不好。他偏了一下头,躲过韩文清的手,道:“差不多行了老韩,再揉成香肠了。”


“别动,上药了。”韩文清一把掰过叶修的脑袋,从随身包里翻出一管药,挤出一点,轻轻涂抹在叶修唇上。


饶是叶修看着韩文清此时的专注神情也会晃神。



韩文清和叶修是在隔壁健身房认识的,韩文清是健身教练,所以包里会随时备着一些药膏。


叶修是陪孙翔去的,孙翔本来的目的是让叶修见识一下自己的男性荷尔蒙,结果自己秀了半天肌肉一转头看到叶修和第一次见面的韩文清聊得正欢,气得孙翔想一把人民币糊叶修脸上。


韩文清和其他客人不同,他不经常去叶修那儿,甚至可以说很少去,但是店里每个人都能看出来,每次韩文清来时,叶修心情都特别好。


韩文清就是那种所有客人都削尖了脑袋想成为的“叶修喜欢的客人”。



“涂好了?”叶修轻声问。


“好了。”韩文清声音有些哑,他眼里叶修涂过药的嘴唇一开一合,闪着光泽,圆润饱满,红得像是要滴血,破的地方裂开一个小口,显得整个唇有种异样的凌虐美。


叶修伸手就要拿烟,韩文清眼疾手快拉回了叶修的手:“嘴上刚涂完药,别抽烟。”


“抠门。”叶修撇嘴。


“那你就以后小心点,别再受伤了。”韩文清冷着脸。


叶修笑眯眯地戳韩文清脸:“老韩吃醋啦?”


韩文清没应声。


叶修看着韩文清,半天,轻声笑了一下:“老韩,以后我这里只留给你好不好?”,他指着自己的嘴。


韩文清只觉得一股热流直往脑袋上冲。


“你说的。”


“嗯,我说的,说好了。”




10


圣诞的时候难得大部分客人都有空,叶修身边时刻围满了人,得亏这些人都是文明好公民,没发生暴力事件。


店里也跟着节日气氛装饰着圣诞小挂件,圣诞树也立了几棵,都挂着几个礼物盒,有人想要的话直接拿下来就可以,但是一人只能拿一个。


所有人都暗中狙击着叶修的礼物。


“老叶你的礼物在哪棵树上啊?”黄少天没忍住问了出来,然后就看到旁边的孙哲平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摸摸头,他好像在那眼神里看到了同情?


“你猜?”叶修眨眨眼,转头就和楼冠宁又开了一局。


王杰希一个个地翻看着礼物盒的包装,企图从包装中摸出一些蛛丝马迹,可惜所有包装都没有署名,长得也都差不多,于是王杰希又换了个角度,从包装的整洁度来判断,比较粗糙的十有八九就是叶修包的。


孙翔就比较随缘,他采取了点豆豆的方式,点到哪个是哪个,点了半天,点到了个金色包装的超大礼盒,旁边喻文州一看到礼盒大小就猜到了结局,差点笑出声。果然孙翔一拆开就看到里面是好几个搬砖,同时伴随着包荣兴的声音卡片:”恭喜你拿到我的礼物了!送给你防身!圣诞快乐!“


孙翔一板砖拍到了声音卡片上。


又闹了半天,叶修还是只字不透露,众人只能盼望自己欧气爆发拿到叶修的礼物,结果所有礼物都分完拆完,叶修的礼物却不在。


“怎么回事?叶修你礼物呢?藏哪了?”韩文清本以为叶修会偷偷把礼物直接给他,可叶修到现在也没有那个意思。


叶修嘿嘿一笑,还是不说话。


“别闹了,”孙哲平这时才开口,他始终没有去挑礼物,“叶修根本没准备礼物。”


“什么!”黄少天大叫道。


“这不好吧?”喻文州都附和道。


“你要知道我们只想要你的礼物。”王杰希说。


叶修终于开口:“可我真的没什么能给你们的啊。”


孙翔脱口而出一句很多小说里的话:“那你把自己送给我们啊。”


一瞬间许多赞赏的目光投向了孙翔。


“这个就算了吧,叶修今天必须跟我走。”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插进来,随即一个西装革履、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的男人走进来。


“你谁?”刚才被众人共同赞赏的孙翔此时无比懵逼。


“我叫叶秋,这位的弟弟。”叶秋看向叶修,“玩够了吧?该回家了吧?”


“你还有弟弟?”所有人都迷茫了。


“嗯,而且是个很厉害的弟弟,”叶修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你们可以百度一下。”说完起身就跟着叶秋往外走。


手快的黄少天立刻爆手速百度了一下,扫了两眼,堂堂职业选手的手一抖,手机差点掉下去。


众人拦不住叶修,眼看着他上了辆车,没带一丝犹豫,顿时心凉了半截,只能捧着个手机查叶秋。


这一查,哪怕是楼冠宁心里都颤了颤。


你家这么有钱,你做什么牛郎啊!


叶修:我闲啊。






*


没了

明明是个段子怎么写这么长?

写到最后困得睁不开眼,写成什么鬼样都不知道

大力求梗,脑洞不够用......


评论(6)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