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TK

❗all叶不带周叶,不喜勿进❗
👍关爱冷cp
💯主食韩叶&伞修

【all叶】头牌和他的客人们 下

拖拖拉拉写完了,欢迎捉虫

前文戳我头像



7


经常来店里的客人都知道叶修是个没什么职业意识的牛郎,他不会刻意讨好客人,不会引导客人过度消费,不会和客人有太多肢体接触,甚至有时他和客人都不会说太多话。


能不能博到叶修一笑都看叶修的心情,他心情好时,会陪你聊任何你想聊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甚至会惊讶于如此博学的人为什么会做牛郎;他心情不好时——其实他心情大都很好——就会叼着根烟,似听非听的心不在焉,但你问他“你有在听吗?”的话,他又能准确地复述你刚才说的话。


即使如此,叶修依然是个全城有名的头牌牛郎。


有人听闻叶修的事后不相信会有这种人,特意跑到店里来看一看这位神奇人物,不久叶修的常客便又多了一位。


楼冠宁便是这样一位。


楼冠宁心里是不认为一个小小的牛郎能有什么能耐的,传闻越神,他越觉得扯。


所以当他见到叶修第一眼后,他听到了自己内心一直以来坚持的想法破碎的声音。


稀里哗啦的,碎得特别彻底。


他被那双眼睛盯着,明明是那么没精打采的眼神,却好像从头到脚把他看穿了。他抖了抖身上的鸡皮,觉得慵懒地窝在沙发上的那个人有种魔力似的吸引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要把他吸进去,让他瞬间忘记了原来准备好的开场白。


可他心里还是不服气的,回过神后就立刻邀请叶修来一把游戏,他心想就算叶修无所不知也不可能在游戏上有多大造诣吧,因此早已准备好在游戏里教叶修做人。


哪知五分钟后他被叶修教了做人。


“大神!”楼冠宁当场跪地,“大神,再来一局!”


叶修笑着伸出一只手,对着楼冠宁脑门弹了一下:“下次吧。”


楼冠宁捂着脑门,直愣愣盯着那只美到惊心动魄的手,心知,自己怕是逃不过这个人了。





8


陈果这家店里当然不止叶修一个牛郎,还有几位质量很不错,包荣兴便是其中质量上乘的。


经常和包荣兴来往的客人都叫他包子,也都知道他原本是网吧看场子的,偶然被陈果看中后稀里糊涂就来当了牛郎,而且业绩一路飞涨,一直涨到了第二——第一常年被叶修霸占。


包荣兴能被老板娘看中也不是无理由的,他生的好看,脸部轮廓很是精致,身材高挑壮实,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有时也会接模特的工作,说是店里的门面也不为过。


就是脑回路有点神奇。


包荣兴来到店里第一天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迅速认了叶修当老大,快到叶修表情还没调整好,一脸刚睡醒的迷茫样子就莫名其妙多了个小弟。


包荣兴对此的解释是:“进门的时候看到门口的榜单上第一名叫叶修,肯定很厉害!”


从此叶修的客人们的噩梦开始了。


只要和叶修有一点近距离接触,哪怕只是给叶修点个烟,都会看到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充满压迫力,眼睛发光似的看过来,像极了狩猎中的狼,却不接近,只是给予远程警告。


吓得叶修的客人们很长一段时间不敢来店里。


叶修却丝毫没有察觉,甚至在思考难道是最近社会经济不景气,客人没钱了?


看穿了一切的陈果对包荣兴进行了深度思想教育,无果。


“你去跟包子说去,我的话他不听。”陈果搬出了叶修。


叶修也知道了怎么回事,深知自己撇不开关系,只能叹了口气,挠着头去找包荣兴。


“包子,对客人不能那么凶,要态度好点。”叶修语重心长地说。


“可是老大,他们离你那么近,太危险了。”包荣兴很是委屈。


近吗?叶修想了想,就点个烟的距离哪里近了?


倒是没注意到点烟时快贴上去的脸。


“可是你这样把客人都吓跑了,我们不是做不了生意了?”叶修道。


包荣兴“唔”了一声,似乎是在思考,然后道:“那老大,我来给你做个标记吧,这样就不怕别人靠近了!”


“标记?”叶修一愣的功夫,就感到眼前一片阴影打下来,嘴唇上一痛,眼前包荣兴放大的脸显得更加英俊,眼里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平日总是带着明朗的笑意,此时却有着些隐藏在表面下的凶意。


反应过来的叶修第一个想法是,这孩子不愧是看过场子的,随即才意识到自己被这个看场子的啃了一口。


舔了舔嘴唇上的血,嘴里的铁锈味越来越浓,叶修看着眼前这个又变回平时状态的小弟,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总不能告诉他这是他的初吻吧。




9


第二天韩文清看到叶修破了的嘴唇时脸黑得周围半径五米以内的人都不敢靠近。


“怎么弄的。”韩文清语气凶得很,手上动作却很轻柔,慢慢摩挲着叶修的嘴唇,生怕弄疼了叶修似的。


“自己不小心咬破了。”叶修耸了耸肩。


韩文清用“接着编”的眼神看了叶修一眼,却也没追问,依然轻轻揉着叶修嘴唇。


叶修最初还能一动不动地任他揉,慢慢地嘴唇被揉的又麻又痛,还有一丝酥麻的怪异感觉让叶修感觉很不好。他偏了一下头,躲过韩文清的手,道:“差不多行了老韩,再揉成香肠了。”


“别动,上药了。”韩文清一把掰过叶修的脑袋,从随身包里翻出一管药,挤出一点,轻轻涂抹在叶修唇上。


饶是叶修看着韩文清此时的专注神情也会晃神。



韩文清和叶修是在隔壁健身房认识的,韩文清是健身教练,所以包里会随时备着一些药膏。


叶修是陪孙翔去的,孙翔本来的目的是让叶修见识一下自己的男性荷尔蒙,结果自己秀了半天肌肉一转头看到叶修和第一次见面的韩文清聊得正欢,气得孙翔想一把人民币糊叶修脸上。


韩文清和其他客人不同,他不经常去叶修那儿,甚至可以说很少去,但是店里每个人都能看出来,每次韩文清来时,叶修心情都特别好。


韩文清就是那种所有客人都削尖了脑袋想成为的“叶修喜欢的客人”。



“涂好了?”叶修轻声问。


“好了。”韩文清声音有些哑,他眼里叶修涂过药的嘴唇一开一合,闪着光泽,圆润饱满,红得像是要滴血,破的地方裂开一个小口,显得整个唇有种异样的凌虐美。


叶修伸手就要拿烟,韩文清眼疾手快拉回了叶修的手:“嘴上刚涂完药,别抽烟。”


“抠门。”叶修撇嘴。


“那你就以后小心点,别再受伤了。”韩文清冷着脸。


叶修笑眯眯地戳韩文清脸:“老韩吃醋啦?”


韩文清没应声。


叶修看着韩文清,半天,轻声笑了一下:“老韩,以后我这里只留给你好不好?”,他指着自己的嘴。


韩文清只觉得一股热流直往脑袋上冲。


“你说的。”


“嗯,我说的,说好了。”




10


圣诞的时候难得大部分客人都有空,叶修身边时刻围满了人,得亏这些人都是文明好公民,没发生暴力事件。


店里也跟着节日气氛装饰着圣诞小挂件,圣诞树也立了几棵,都挂着几个礼物盒,有人想要的话直接拿下来就可以,但是一人只能拿一个。


所有人都暗中狙击着叶修的礼物。


“老叶你的礼物在哪棵树上啊?”黄少天没忍住问了出来,然后就看到旁边的孙哲平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摸摸头,他好像在那眼神里看到了同情?


“你猜?”叶修眨眨眼,转头就和楼冠宁又开了一局。


王杰希一个个地翻看着礼物盒的包装,企图从包装中摸出一些蛛丝马迹,可惜所有包装都没有署名,长得也都差不多,于是王杰希又换了个角度,从包装的整洁度来判断,比较粗糙的十有八九就是叶修包的。


孙翔就比较随缘,他采取了点豆豆的方式,点到哪个是哪个,点了半天,点到了个金色包装的超大礼盒,旁边喻文州一看到礼盒大小就猜到了结局,差点笑出声。果然孙翔一拆开就看到里面是好几个搬砖,同时伴随着包荣兴的声音卡片:”恭喜你拿到我的礼物了!送给你防身!圣诞快乐!“


孙翔一板砖拍到了声音卡片上。


又闹了半天,叶修还是只字不透露,众人只能盼望自己欧气爆发拿到叶修的礼物,结果所有礼物都分完拆完,叶修的礼物却不在。


“怎么回事?叶修你礼物呢?藏哪了?”韩文清本以为叶修会偷偷把礼物直接给他,可叶修到现在也没有那个意思。


叶修嘿嘿一笑,还是不说话。


“别闹了,”孙哲平这时才开口,他始终没有去挑礼物,“叶修根本没准备礼物。”


“什么!”黄少天大叫道。


“这不好吧?”喻文州都附和道。


“你要知道我们只想要你的礼物。”王杰希说。


叶修终于开口:“可我真的没什么能给你们的啊。”


孙翔脱口而出一句很多小说里的话:“那你把自己送给我们啊。”


一瞬间许多赞赏的目光投向了孙翔。


“这个就算了吧,叶修今天必须跟我走。”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插进来,随即一个西装革履、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的男人走进来。


“你谁?”刚才被众人共同赞赏的孙翔此时无比懵逼。


“我叫叶秋,这位的弟弟。”叶秋看向叶修,“玩够了吧?该回家了吧?”


“你还有弟弟?”所有人都迷茫了。


“嗯,而且是个很厉害的弟弟,”叶修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你们可以百度一下。”说完起身就跟着叶秋往外走。


手快的黄少天立刻爆手速百度了一下,扫了两眼,堂堂职业选手的手一抖,手机差点掉下去。


众人拦不住叶修,眼看着他上了辆车,没带一丝犹豫,顿时心凉了半截,只能捧着个手机查叶秋。


这一查,哪怕是楼冠宁心里都颤了颤。


你家这么有钱,你做什么牛郎啊!


叶修:我闲啊。






*


没了

明明是个段子怎么写这么长?

写到最后困得睁不开眼,写成什么鬼样都不知道

大力求梗,脑洞不够用......


【all叶】头牌和他的客人们


牛郎叶,不喜勿进

单纯地想写ALL→叶背景下对谁都没感觉的叶

段子,瞎写,意识流,OOC






1


叶修是个牛郎,头牌那种。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坐上了头牌的位置。


明明只是和男人女人聊聊天而已啊?


没错,这家店也接男顾客。




2


叶修有几个男性常客,其中一个叫孙哲平。


每次孙哲平来的时候,叶修的业绩都会飞涨。


“老孙又来啦?”叶修很是熟练地挂起营业式微笑。


“嗯,今天下班早。”孙哲平应了一声,毫不犹豫一屁股做到叶修旁边,把原来在那个位置的女人挤得目瞪口呆。


女人看着孙哲平和叶修聊得火热,愣了半天,不甘示弱,当下点了两瓶听起来很贵的酒,从看起来价格不菲的包里掏出一摞厚厚的钞票,特意在孙哲平眼前晃了晃才重重拍到桌上。


叶修只是瞥了一眼桌上砖头般的钞票,带着歉意对女人笑了笑。


女人一见叶修笑,顿时心花怒放,不禁对孙哲平挑起一个挑衅的微笑。


“呵呵。”孙哲平也只是笑了笑,接着变魔术似的不知从哪掏出一包烟,一把拉过叶修的手,把烟放了上去,在女人杀人的注视下若无其事地对叶修的手又是揉又是捏,直到叶修受不了抽回了手才收手。


“谢了老孙,回头请你吃饭。”叶修熟练地抖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向孙哲平歪头,后者利索地点上了烟。


叶修吸了口烟,又带着营业微笑对女人说:“抱歉啊姐姐,您第一次来不了解,我不喝酒的。”


这回女人岂止目瞪口呆,简直觉得天都要塌了,对于她们顾客来说,最不愿意被其他顾客比下去的就是在同一个人身上花的钱,而她今天花的钱居然被一包烟比了下去。女人登时呆不住了,晃晃悠悠站起身就要走,走出去几步,又回头用气得颤抖的手指指着孙哲平问:“小子,叫什么名字?”


“啊?”孙哲平一愣,没想到会被问名字,下意识回答道,“孙哲平。”


女人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那个孙家少爷孙哲平?!




3


“你刚才叫她什么?姐姐?嗯?”


“她比我大,不然叫什么?”


“那你叫我一声哥哥。”


“少爷,我比你大。”叶修面无表情,“占这便宜有意思吗?”


孙哲平“啪”地往桌子上拍了一包烟。


“哥哥。”叶修立马叫了一声。




4


叶修还有一个男性常客,叫黄少天。


这位顾客常年位于叶修私人黑名单上,即使他每次都会刷新最高消费记录也未能从黑名单上除名,很是可怜。


“叶修叶修我跟你说,你看眼看就要中秋了嘛,我放三天假,你也不要总是在这小破店里呆着,中秋跟我出去玩玩怎么样?放心我给你钱,而且双倍!你肯定会同意对不对对不对?一会我就去跟你们老板娘说一声,说好了啊中秋你一定要跟我出去啊不许约别的男人!”黄少天是个打游戏的职业选手,大神级别,收入非常可观,“诶呀放心我不会带你去开房的,就算开房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就比如一起打个游戏啊什么的,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陪你打游戏你可不能拒绝啊!诶呦说得我都口渴了,老板娘再来一瓶刚才的酒!”黄少天知道叶修不喝酒,每次点的酒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喝,叶修就没什么表情地听他边喝酒边不停说话,也看不出厌恶的情绪。


也只是看不出罢了。


“不去。”叶修残忍拒绝,“和谁出去都不会和你出去。”


“为什么啊!”黄少天不忿。


“吵。”


“靠!”黄少天大声逼逼起来,“我这么清朗的嗓音为了你说这么多话都哑了!你都不心疼一下的吗!我在你身上砸的钱比养我自己都多啊!你每个月业绩的五分之二都是我贡献的啊!陪我放三天假都不行?而且你还是带薪放假!不要太过分啊老叶!”


“我又没叫你花那么多钱。”叶修委屈。


黄少天被噎了一下,他当然不能说他砸那么多钱只是不想输给其他男人。他知道叶修男顾客很多,而且都很有钱,但他仅仅是一个职业游戏选手,赚的钱完全不足那些男人多,所以他疯狂地接广告接代言,甚至会打网游帮人练级打材料,总算保住了叶修最大金主的地位。


“我看上的男人,当然要第一。”他说道,“我也要做你背后的男人里的第一。”


“噗。”叶修笑了出来,盯着黄少天,“你傻啊。”


盯得黄少天差点当场硬起来。




5


叶修最终还是要和黄少天相处三天,绝不是老板娘的命令,真的。


叶修心疼住宾馆花钱,就在店里挑了个包房,陈大老板大手一挥表示免费,然后拽过叶修咬耳朵:“黄少天花的钱要是少于这个数,”她比了个手势,“你这个月都别想碰到烟了。”


“哇,太狠了吧老板娘。”叶修略睁大眼睛。


陈果咬牙切齿:”你知不知道你不要钱只要烟这点让我少挣了多少钱?“


”不是,我是说这个数,“叶修也比了个刚才陈果比的手势,”太多了吧?少天可不是小楼,他赚钱不容易的,宽容一下吧。“


陈果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说:”你说得对,我们不能压榨客人。“


叶修莫名就绝对背后有点发凉。


结果就在放假第一天,他走进包房,看到里面除了脸黑得像锅底似的黄少天之外还有两个脸一样黑的男人。


王杰希和喻文州。




6


叶修:“......”


就知道老板娘不可能这么好心。


叶修叹了口气,知道躲不过去,于是连营业微笑都懒得挂,直接大步走过三人,往沙发中间一摊,整个人浑身都写着“不情愿”。


“靠靠靠,明明说好的和我单独呆三天,怎么队长和王杰希也来了!”黄少天抢先一步坐到叶修右边,嘴几乎要贴上叶修耳朵。


叶修面无表情抬手捂住右耳:“我知道你钱不多,跟老板娘申请让你少花点,谁知道老板娘把这俩大佬也叫来了。”


黄少天心情顿时有点复杂,也不知道叶修是在关心他还是在说他穷。


“少天你声音太大,吵到叶修了。”喻文州脸还是黑,但也不耽误挂着友善的微笑。他没有往叶修左边坐,而是坐到了另一个只能容一个人的小沙发上,开了一瓶酒,一小口一小口嘬着,“王总,坐。”


王杰希看了看喻文州,又看了看唯一的位置——叶修左边,到底还是带着些小心和不解坐下了。


刚一坐下就听到黄少天发出一声响彻天际的大吼:“王杰希你往哪儿坐呢!快起开!”


王杰希:???就剩这了,不坐这我往哪坐?


“那我坐哪?叶修腿上?”王杰希道,“也可以啊,我不介意。”


“我介意。”叶修立刻表态。


“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没有王杰希,老叶嫌弃你!”


“大眼你太重了,我可受不住,”叶修撇了撇嘴,“不过我可以坐你腿上。”


黄少天:“......”


一人小沙发上的喻文州:......失策了。





*








写的什么鬼